设计优秀作品
技术领先创新

ABOUT US

加入“世遗舞台”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发布时间:2015-11-17

中国于1985年12月加入《世界遗产公约》。30年来,中国的世界遗产事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在世界遗产申报、保护、利用和管理等方面取得举世公认的成就。目前,中国共有世界遗产48项,其中自然遗产10项、文化与自然双遗产(以下简称双遗产)4项、文化景观遗产4项、文化遗产30项。中国的世界遗产总数位居世界第二,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遗产大国。

中国世界自然遗产的国际贡献

丰富了世界遗产内涵。中国的世界自然遗产囊括了自然遗产、双遗产和文化景观等以自然特征为基础的全部遗产类型,涵盖了自然美、地质地貌和生物生态三大突出价值的全部方面。中国自古“天人合一”的理念,在双遗产、文化景观遗产方面得到充分体现,泰山、黄山等所具有的自然与文化和谐交融的突出特点,很好地丰富了世界遗产的科学价值和人文内涵。

推动了全球世界自然遗产事业发展。中国18项自然遗产、双遗产和文化景观遗产在有效保护国土范围内最优美的自然景观、最典型的地质遗迹及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的同时,有力地支撑了世界遗产核心价值理念的传播和全球世界遗产事业的快速发展。

促进了文明交流互鉴。向世界展现了中国保护自然生态和人类文明、谋求和平发展的不懈努力和责任担当,加强了东方与西方、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的文明间对话,增进了不同国家、民族、信仰间的文化认同,为世界各国特别是广大发展中国家妥善处理遗产保护、利用与传承的关系提供了有益借鉴。

符合中国国情的管理体制机制

加强法制建设。我国的世界自然遗产主要依托风景名胜区等法定保护地的法律法规体系进行有效管理,形成了由国家、省级、遗产地有关法律、法规、规章构成的制度体系。国家层面《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风景名胜区条例》等法律法规特别是《风景名胜区条例》确定了设立、保护、规划、利用和管理等制度,为世界自然遗产的申报和保护管理提供了有力支撑。

设立管理机构。我国建立了由国务院住房城乡建设主管部门、地方人民政府及其住房城乡建设主管部门、遗产地管理机构构成的三级管理机构。

强化技术支撑。我国专门成立了世界自然遗产保护研究中心,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北京大学等开展研究,并会同有关方面组织成立中国南方喀斯特世界自然遗产保护管理协调委员会和世界遗产专家委员会,为世界自然遗产申报和保护工作提供决策咨询和智力支持。

严格规划管控。各世界自然遗产均具有相应的保护管理规划,作为保护、管理、监测、评估的依据。特别是以风景名胜区为主体的世界遗产地,依托强有力的规划体系,为世界遗产地的保护、利用、建设和管理提供了重要依据,较好地发挥了规划管控作用。

完善申报机制。中国的风景名胜区是依据《风景名胜区条例》设立的法定自然文化遗产保护区域,与国外的国家公园相对应,是中国世界遗产和建立国家公园体制的主要载体。中国还建立了《国家自然遗产、自然与文化双遗产预备名录》,作为《世界遗产预备清单》的遴选项目库,包含了37处风景名胜区。

保护监测

我国先后于1998年和2010年按要求提交了定期监测报告。世界遗产委员会近年来也先后对我国部分遗产地进行了不定期的反应性监测。我国遗产地主管部门和管理机构建立了相应的监测监督体系,支撑遗产地的保护和管理。各遗产地逐步建立了“多部门联动、多要素覆盖、监测预警并行”的监测机制,对遗产地的自然环境、生态系统、文物古迹、地质灾害、城乡发展、旅游活动等影响突出价值的因素开展监测。

国务院住房城乡建设主管部门于2002年建立了高精度遥感卫星监测体系,对世界自然遗产的保护状况、规划实施和建设活动开展了大范围动态监测,并两次对涉及风景名胜区的遗产地开展环境综合整治和保护管理执法检查。

能力建设

管理能力日益提高。各遗产地管理机构共有管理人员9830人,其中专业技术人员占16%。20处遗产地建立了执法队伍。遗产地普遍重视管理人员的在岗培训和业务交流。

技术能力不断增强。信息化技术在遗产地得到普遍重视和广泛应用。原建设部(现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曾在黄山、峨眉山等7处遗产地开展了“数字景区”建设。目前,已有17处遗产地开展了“智慧景区”建设。

科研能力持续进步。各遗产地高度重视科研工作,普遍加大科研投入,逐步建立起跨国界、跨领域、跨部门的科研合作体系,在地质地貌、生物多样性、环境变化、旅游管理、社区发展等方面取得了丰硕的研究成果。

生态文明和文化传承贡献

有效保护了自然生态系统和珍贵的自然遗产。18项自然遗产、双遗产、文化景观遗产中,5项位于全球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10项属于《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战略与行动计划》确定的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优先地区,5项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生物圈保护区”,有效保护了濒危珍稀物种栖息地和自然生态系统,最具代表性的丹霞地貌、喀斯特地貌等地质遗迹,最优美的山岳、湖泊、森林等自然景观以及独特的宗教、山水、古建、耕作等文化景观。

保护传承了最优秀的历史文化。包括45个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59个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5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以及为数众多的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和传统村落,这些文化遗产和所处的自然人文环境得到完整保护,维护了文化遗产的真实性,提高了文化遗产的可传承性。

探索实践了生态文明重要制度。在资源有偿使用、国土空间开发保护、空间规划管理、生态补偿等方面开展了生态文明制度建设的有益探索和实践。18项世界自然遗产地保护管理规划和39处国家级风景名胜区规划相互衔接,构建了世界遗产地空间开发保护和空间规划管控的基础,有效支撑了珍贵自然生态空间的规划管理,严格控制了开发利用强度。

先行示范了国家公园的体制和理念。泰山等风景名胜区世界遗产地依据《风景名胜区条例》等法律法规规定和自身实践探索,在践行保护优先理念、建立统一机构、强化规划管控、实施特许经营、保障集体产权、社区协调发展等方面形成了很多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和模式,不仅为建立国家公园体制奠定了重要基础,且对国外世界遗产和国家公园的保护管理具有重要借鉴意义。

显著提升了公众对世界遗产的认知和保护意识。社会各界对世界自然遗产事业的关注度逐步提高,公众参与、支持和保护世界遗产的力度不断加大,逐步扭转了将世界遗产等同于一般旅游景区的片面认识。

社会经济贡献

推动科普教育宣传。目前,世界自然遗产地共建立动植物保护、环境保护、地质科普等类型的教育基地42个,其中国家级教育基地21个。

促进和谐社会建设。通过特许经营、利益共享、生态补偿、生活补助等方式惠及民众、改善民生,促进遗产地保护与当地社区居民生产生活协调发展。

带动地方优化发展模式。各遗产地通过开展适当的旅游展示活动,拉动了住宿、餐饮、交通、土特产等产业发展,促进了遗产地外围旅游小城镇建设。

成为对外展示窗口。遗产地的境外游客比重远远高于非遗产地的风景名胜区,充分显示了世界遗产的国际影响力,成为中国名副其实的“国家名片”。

国际交流合作

开展多种形式对外交流合作。中国各级遗产地管理机构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等国际组织、政府、机构建立了密切联系,在遗产申报、保护、管理、监测、能力建设、科普教育等方面开展了广泛而深入的交流与合作。我国已有12处遗产地与国外遗产地、国家公园等结成友好单位,30年来累计派出900余名技术人员赴国外学习交流。

发挥遗产大国国际作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世界遗产研究与培训中心在中国成立,既是中国承担遗产大国责任的重要体现,又为我国在亚太地区世界遗产领域发挥引领作用提供了重要平台。我国成功举办了第3届世界自然遗产大会等诸多重要的国际性会议,形成一系列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国际宣言或文件,提高了中国在世界遗产领域的影响力。

展望

30年来,中国的世界自然遗产事业发展迅速、成就显著。但是,世界自然遗产保护的压力依然巨大、面临的威胁仍然存在,保护、利用与管理中的一些突出问题和不足还有待逐步解决。一些地方对世界遗产及其价值的认识还不到位,重开发、轻保护,重眼前经济利益、轻长远综合效益,将宝贵的遗产资源等同于一般的旅游资源等思想观念仍一定程度地存在。一些地方在遗产地及其邻近地区违法违规进行资源开采、过度开发建设、不合理安排重大设施、超容量接待游客等问题仍时有发生。一些遗产地保护管理能力低下,在机构设置、人员配备、科研监测、能力建设等方面不能适应新形势下的保护管理要求;大型和系列遗产地保护管理面临的挑战和压力不断加大。

保护自然生态和传承历史文化,既是国际社会共识,也是各国历史责任。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生态文明建设,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先后出台了一系列重大决策部署,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取得重大进展和积极成效。

世界自然遗产是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载体。必须坚决贯彻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以国家法律法规为基础,以践行《世界遗产公约》为宗旨,以保护和传承为核心,遵守“科学规划、统一管理、严格保护、永续利用”的原则,坚持国外国内相结合、保护利用相协调,突出世界遗产的国际性和公益性,推动中国世界自然遗产事业的可持续发展,让人类共同的财富世代相传、永续利用。

今后,以下几方面工作应加强:

坚持保护理念。要站在全球战略高度和国家长远利益角度,以生态文明建设为指导,科学谋划中国世界自然遗产事业的发展,进一步增强履约能力,践行国际承诺,使严格保护、永续传承的遗产理念落地生根,转化为全面推进和提升世界遗产保护管理工作的具体实践。

完善体制机制。严格执行世界遗产管理相关法律法规,积极完善世界遗产保护相关规章制度,推进世界遗产保护管理的法制化、规范化。制订中国世界自然遗产保护发展战略,指导世界自然遗产工作有序开展;规范世界自然遗产申报,建立动态预备清单制度;建立健全专家决策咨询制度,提高决策科学性。依法加强遗产地管理机构建设,强化管理职能,不断完善大型和系列遗产地的区域协调管理机制,积极适应遗产地保护管理新要求。加大保护资金投入,规范门票收入用途,保障保护管理经费需求。科学编制和实施遗产地保护管理规划,妥善协调衔接风景名胜区规划等相关法定规划,共同强化规划管控。

改进监督方式。国家和省级住房城乡建设主管部门结合世界遗产定期评估、风景名胜区执法检查、遥感动态监测等工作,全面加强遗产地保护管理状况的监测、督察和评估。依法严肃查处违法违规行为,加大处罚力度,严格责任追究,坚决遏制重大破坏遗产资源的活动。建立健全违法违规行为公众举报与曝光制度,鼓励公众、媒体、社会组织参与世界自然遗产保护监督。

深化国际合作。进一步加强与有关国际组织和政府机构的多层次多领域的广泛合作,加强政策、信息、技术等方面的资源共享和项目合作,加强遗产人才的交流培养。推进保护管理经验的交流互鉴,对外宣传中国遗产地保护管理成就、经验和模式,对内借鉴国外遗产地保护的有益经验和技术。增强参与世界自然遗产国际事务的主动性,不断扩大中国在世界遗产领域的国际影响力和话语权。

加强公众参与。加强世界遗产宣传教育,普及世界遗产知识,展示世界遗产科学价值,让社会公众更好地了解遗产、热爱遗产、保护遗产,实现世界遗产全民共有、全民共享、全民公益。积极鼓励和推进遗产志愿者队伍建设,鼓励社会团体、个人设立遗产保护基金,服务于世界遗产事业发展。